闻砚

本命魏无羡

吃忘羡拆忘羡

bxg女孩永不认输

hello?在?羡澄湛澄曦澄all澄离我远点?置顶那么大的羡受only看不见?


顺嘴再提一句,推荐隐琳琅的某双担写手不配策划魏无羡生贺。喜欢隐琳琅和雨霖铃的请不要被我发现。

接上条

我说错了,这回不是wx圈的问题。某家cp粉可不可以不要披着双担cp的粉皮来糟蹋魏无羡?安安心心搞你的曦澄不好吗?扯犊子扯到我家神仙眷侣身上了?曦澄这个cp本身就依靠忘羡存在,别的不说,多少曦澄文打了忘羡tag明里暗里踩忘羡?还敢舔脸给羡写生贺。你一个伪.双担粉哪来的脸策划羡生贺?生贺写个be还把你能耐了?be和刀都搞不清楚出了问题怪读者您还真是头一家。一个生贺半数人听都没听过,写几篇文章也能自称太太了,没有忘羡没有原著你是哪个山沟沟出来的憨批?“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”不是挡箭牌啥时候都能用,不是你们双商感人的借口

综上,曦澄粉澄粉莫挨我儿和儿婿,各自美丽谢谢

wx圈真是天天让我长见识


结局如果定了be,你写再多再大的反转有个屁用,顶多算个番外,番外是不影响正文阅读的。你如果只是中间有多虐那也只能算个刀子玻璃渣。合着长这么大写这么多文还不知道什么算be什么算刀???


另外我很想问候一下策划组和某些写手。您给一个原著完美he的角色写be生贺?您是脑子不清醒吗?在生贺上写be就相当于生日上给人家送花圈望您知晓。如果您觉得这样也没问题,那请务必把您的生日告诉我,我给宁送点东西做“惊喜”


生日快乐鸽子苏 @羡归鸿(催更打钱)


每天都越来越爱你~啾咪!!


震撼我闻砚,震撼我全小区




wxjj眼里的拆逆成本好低哦,写个两叽一羡就是拆逆了?原文香炉你们不吃得挺起劲天天说避尘梗吗?窝里反也太可以了吧。佩服,瓜还是你忘羡圈瓜最多,又大又甜的


我日了你居然能把拆官配说的这么大义凛然??

你家江澄是有受虐倾向??一边说魏无羡带着蓝湛在江家祠堂对江澄大打出手是不对的,一边居然还说希望蓝湛陪着江澄?wdf??你看不出蓝湛讨厌到狠不得杀了江澄吗??

算我求你们江澄毒唯,曦澄在文中真的没有半点cp相性。换句话说纯靠你们脑补。多少曦澄文明里暗里各种踩忘羡?早就说过当初结拜三尊理都不理江家不就是他和江澄不熟?他和江澄只会因为蓝忘机魏无羡而有关联。一边踩人家一边借人家光,给你们蒸煮留点面子好吗?别看见什么好人就拉瓜。蓝曦臣没空理你

羡归鸿(催更打钱):

首先蓝忘机绝对不会对乱葬岗围剿头号功臣、害死他心爱之人的凶手产生任何爱意,除非他脑子被驴踢坏了,蓝忘机对江澄只有厌恶。拉瓜蓝忘机未免太恶心,你们家江澄是饥渴到什么份上要去抢兄弟的老公;其次魏无羡欠的是江枫眠江厌离的恩情,和江澄的恩怨一颗金丹已经一笔勾销,魏无羡没有那个义务要陪江澄到最后,他又不是江澄他爹;最后蓝曦臣是个好人,放过他吧,别见着什么好的人设就迫不及待把他划拉进江澄后宫团,江澄一个点头之交能争得过死了的白月光金光瑶???

Nine_若灵均:

澄粉:我不要你觉得 我要我觉得,蓝曦臣魏无羡蓝忘机都应该陪着澄澄!这事儿我一个人说了算,你们别闹了,都听我的!就这样,听我的!


别尬吹你正主了,江澄他原就是比不上魏无羡的。

从前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。

澄毒唯别有事没事cue我家崽,我崽忙着谈恋爱,没空理你。

每天都在想江澄毒唯什么时候可以暴毙升天


不相见

我回来啦!!


联动苏苏的《诀别诗》,是一个摸鱼复健 @羡归鸿


孩子视角以及叽视角


be预警


母亲自戕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云深不知处,当伯父赶到卧云小筑的时候,先他一步的父亲已经处理好了一切。闭关多日不见,父亲依旧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,哪怕死的是他的妻子。我被师姐牵着,听到了围观门生的小声议论


“魏婴也是个可怜人,好歹是小公子的生母,含光君竟没一点反应也没有吗?”


“废话,魏婴此人罪大恶极十恶不赦,含光君就是看在小公子面上才好心救他一命的,要不然他早就被四大家族扬灰挫骨了。”


“他可怜?莲花坞满门被灭不可怜?金夫人和金公子死于非命不可怜?”


“你不想活了?没看到小公子还在吗?”


“好了,”伯父听不下去,温言出声制止,“既已无事便先退下吧,今日的课业可是都完成了?”


门生们应声而退,本应一起退下的我却挣开师姐的手,叫住了他——我的父亲


“您爱我的母亲吗?”


师姐慌忙要带走我,我不愿意,只固执的追问:


“您爱我的母亲吗?含光君?”


我想起母亲只有在提到父亲时才稍有神采的双眼,想起母亲亲昵的唤我“阿湛”,想起母亲温柔吹奏父亲唱过的歌,想起母亲留给我的最后一个拥抱


眼眶里酸酸涨涨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,顺着脸颊一路下滑,滴落唇角,我下意识的抿了一点


咸的


是泪


魏婴的死蓝湛并不意外,或者说,蓝湛一直在等,等这场迟来了十六年的,对他一个人的审判


夜夜梦回都是初见的模样,少年披着月色,笑的张扬,眼底的笑意把清冷月光都融的暖暖的,明媚恣意又惹人怜爱。是他一生都难忘的惊鸿一面


他用孩子困住了魏婴整整十六年,不,是一辈子。连魏婴死了也不得自由,他依旧是蓝家人,是含光君的妻子,是要进蓝家祖坟的


魏婴天性自由潇洒,若不是那杯酒那个晚上,他怎么能将他拥入怀中?若不是那个意外的孩子,他怎么能保住他的性命?


没人知道那首曲子只有魏婴听过


没人知道那杯酒只有魏婴可以递


没人知道他多少次站在卧云小筑外不敢进去


没人知道,也不必被知道了


“心悦你,爱你,想要你。”


他再也没有机会了


给车熄个火,等安静了再开